<上一頁:印度有機棉田之旅1>     <印度有機棉田之旅2>

【 印度有機棉田之旅 2】
 

改造有機棉生產計畫 繁雜又遠大
 

天然植物打成的除蟲劑GOC不是噴在棉花上的,是噴在秋葵上。

 

直接在棉花田裡實地測驗棉株是否是基改品種,是最有效的方法。而很諷刺的是,這些便宜的試劑,其實是由基改種子公司所發展出來,用來讓農民們測試證明他們買到的昂貴種子的確是基改種子

 

實驗棉田,劃分成32區16米×16米的小塊,分別在不同小塊以有機農法、BD農法、傳統農法(使用農藥化肥)、基改種子+傳統農法(使用農藥化肥),四種不同的種植方式栽種棉花,讓農民親自看到在這四種農法之下,土壤、作物、生態、收成的不同樣貌。

改造有機棉生產計畫

繁雜又遠大

結束了在阿米達巴德的參訪,轉了兩趟飛機來到中央邦Indore機場,繼續參訪另一個研究及輔導機構BioRe及其輔導的有機農田。這個區域離機場約還需開車3-4小時,主要也是因為開不快。這邊的棉田一樣是許多小農擁有,很特別的是,BioRe也接受來自瑞士FiBL(有機農業研究組織)的協助,除了教農民有機農法,還令人驚艷地使用了更進級的BD農法(Bio Dynamic Agriculture),並且有一個研究訓練中心,不時召集參與計畫的農民來上課受訓。

圖: 在教育訓練中心的美麗庭院中,教導BD農法用的12黃道宮模型。

 

 


FiBL還在此資助發展了一大片實驗棉田,劃分成32區16米×16米的小塊,分別在不同小塊以有機農法、BD農法、傳統農法(使用農藥化肥)、基改種子+傳統農法(使用農藥化肥),四種不同的種植方式栽種棉花,讓農民親自看到在這四種農法之下,土壤、作物、生態、收成的不同樣貌。

圖: 劃分成小塊的實驗田區

 

BioRe的執行總裁Vivek說:「我們不會刻意把有機區塊照顧得好一點,或是把基改區種差一點,原則上基改區和傳統區一般農民怎麼灑農藥化肥,我們就怎麼灑農藥化肥,讓他們看到最真實的樣貌,自己決定要不要加入使用有機或BD農法。」但是通常農民看過這些實驗田,比較了土壤的狀況、資材和收成,通常會發自內心加入有機或BD的行列,因為BD農法很根本的改良了土壤,讓土壤充滿了生命力。

圖: 這位農夫很驕傲地捧著農田裡的土壤,告訴我們土壤改善的狀況。

圖: 農夫們站在自己的有機棉田裡,對於栽培成果引以為傲。

圖: BD教學—攪拌牛糞配方

編按: 想深入了解BD農法攪拌牛糞可以聽聽有機BD埃及棉的Podcast(完整版)

圖: 實驗區有機栽培區的棉花株,結實的棉鈴

圖: 實驗區傳統農法的棉花作物和土壤

圖: 實驗區BD農法栽培區的棉花,土壤呈現鬆軟的團粒結構

圖: 基改種子+傳統農法實驗區,作物和土壤

 

除了試種四種農法外,FiBL還參與當地大學合作培育、復育各種棉花品種,希望能藉由優良特性的棉花品種雜交,培養出適合當地,產量好的棉花種子。要試驗不同品種的種子及育種,基本上畫出32個區塊還不太夠的。

圖: Nirmal 996號品種對比試種

圖: 棉花呈現長串結絮樣貌的品種

 

除了在實驗中心有系統地劃分一格一格不同的實驗田區之外,輔導機構還大規模的在眾多參與計畫的農家田裡,各借一小區,試種一些可能適合那塊土地的種子。在實驗農場雖然可以劃分小格做各種實驗試種,但畢竟土質是一樣的,若分散到各農家去試種,還可以很實際的在各種不同的土質,如鬆散的沙質土、較密實的黏質土、紅黃土、肥沃的黑土等農地試驗各種培育出來的品種。

圖: 在非常貧瘠乾旱的黃土地分一小區,試種改良的Arborium品種

 

原生品種和有機棉的大考驗

一般來說,印度當地的原生品種Arborium相當能夠適應各種乾旱、較貧瘠的土地,唯一的問題就是Arborium的棉纖維很短,收成起來不是高等級的棉花。因此,實驗中心很認真的培育各種Arborium的親屬品種,果然培育出棉纖維在中上長度的Arborium。一位隨行的種子博士專家對這樣的培育結果相當興奮,為什麼?因為Arborium這個品種和基改的品種屬於差異性極大的品種,無法藉由花粉互相雜交,「就好像猩猩無法和猴子產生後代一樣」,也就是說,基改品種是無法藉由花粉飄散污染到Arborium的!那麼只要纖維長度良好,使用Arborium種子種植有機棉,就不用擔心基改棉污染了,不是嗎?

 

人為混種污染更甚於環境風險

Vivek卻很嚴肅的搖頭說,在印度很嚴重的基改棉花污染問題,主要並不是花粉造成的,而是農民混種混收,或是在軋棉廠沒有認真分開造成的問題。由於基改種子是如此的普遍,這裡的農民有些雖然願意種植有機棉,但他們會擔心這樣種收成會不會不好?因此有些人會分出一部分的田來種基改棉,雖然用的也是有機農法,但是畢竟用了基改種子就不是有機棉了。這些棉株在田裡沒辦法很清楚的區分收成,混到了部份就壞了整區域的有機棉收成。

Vivek說,在2013年那年,機構遇到了一次很大的危機,他們發現收購進來的有機棉混雜了基改棉。「那一年我們決定誠實面對,整年的棉花都當做一般棉賣掉。整個機構差點因此垮掉。之後再重新檢討整頓,重新做教育訓練,讓農民們很清楚的知道,只要混雜到一點基改棉,整區的棉花都會被拖垮變成一般棉。」

而我們也終於理解為什麼各國在印度買有機棉一定都會很擔心買到被基改棉混雜到的,當一個國家政策開放歡迎基改種子的時候,財團有力的運作之下,原生種子如何能不淪落於苟延殘喘,甚至於全軍覆沒呢?而我們雖然知道印度的農民是非常需要被支持的,卻一直都不敢購入使用印度有機棉,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買到確定沒有混染基改的有機棉。這點,我們做的真的太少,少到連站在這片土地上都覺得很慚愧。

 

落實直接在棉花田裡實地測驗棉株是否是基改品種,是最有效的方法。當棉花被採收下來,以纖維的型式測驗基因就比較困難了;若經過加工,紡成紗,織成布,能測出基改因素就幾乎不可能了。在棉田裡直接用植株的葉子、種子來測試是否是基改品種正確率很高,而且很便宜,只要把試劑和搗碎的葉子或種子混合,一分鐘內就可以得到結果。做一次這種試驗的試劑成本,大概只要20盧比。而很諷刺的是,這些便宜的試劑,其實是由基改種子公司所發展出來,用來讓農民們測試證明他們買到的昂貴種子的確是基改種子。

 

至於有機栽培的棉花田,如何克服病蟲害呢?我們在棉田漫步時,FiBL的Monika 隨手捻來就找到了一朵被紅色棉鈴蟲寄生的棉花。

圖: 收集到軋棉廠的有機棉花

圖: 有機栽培的Arborium 和其他品種棉花

圖: 和有機棉輪種的各種其他有機穀物

圖: 從棉花球裡冒出一截紅色身軀的棉鈴蟲,被它叮上的棉鈴顯得萎縮不全

 

有機棉蟲害防治

秋葵功不可沒

棉鈴蟲大概是棉花的頭號殺手,農夫們有些獨特的法門來對治,比如說以三種辛辣植物調配的GOC (Garlic-大蒜, Onion-洋蔥, Chilli-辣椒)萃取劑取代農藥來噴灑蟲害;同時在田埂種上整排的秋葵,吸引害蟲去吃它。

圖: 用大蒜、洋蔥、辣椒打碎混合的自製GOC天然殺蟲劑

 

資深農夫解釋說,秋葵和棉花其實是同一屬的植物,(看花型果然很像!)因此喜歡攻擊棉花株的害蟲,會更喜歡秋葵,因為秋葵更好吃。

圖: 種在田埂邊的秋葵,花型和棉花是不是很像?

 

種上整排的秋葵之後,害蟲會紛紛集中到秋葵株上,因此秋葵某種程度也扮演了「害蟲陷阱」。那麼再噴上GOC這種天然植物打成的除蟲劑,那麼棉花株上僅存的害蟲就沒有了?聽到我這麼問,農夫們笑著說,不,GOC不是噴在棉花上的,是噴在秋葵上。害蟲都集中在秋葵陷阱上了,當然是噴秋葵就一網打盡啊!

 

回歸友善土地的價值

改穿有機棉

看到這麼多人很認真的在印度這麼困難的環境下,仍不離不棄地繼續努力研究改革,保留種子並且試驗種子,心裡真不是感動二字足以形容的。給我們一把蔬菜、稻米的種子,我們有機會種出讓自己果腹的糧食,但是給我們一把棉花種子,我們卻連一件T恤都種不出來、做不出來。因此一件衣服300-500元,真的一點也不貴!

污染破壞土地是在濫用土地資源,沒有計算在衣服的成本裡面!用基改種子逼死農民,也沒有計算在衣服成本裡面!因此,我們應當重新深思我們的衣著,改穿有機棉吧!讓我們真誠的選用有機棉,付出衣服應有的代價,好好珍惜使用,那麼,在世界某個角落的田地,會因為我們選擇堅持有機種植,環境開始往好的方向轉變,世界因此也產生了連結,不是很美好嗎?

 

編註:

1. 作者是藍天大地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陳昶君

2. 藍天畫布有機棉為品牌名稱

3. 本文撰寫於2015年,文中提到的印度有機棉種子培育計畫,2022年9月已經有新的進展: 成功對抗棉籽危機:首次在印度發布有機棉品種 

<上一頁:印度有機棉田之旅1>     <印度有機棉田之旅2>